甘肃组工网首页 >正文

北上广的灯与西老革的梦——年轻干部持续健康成长辩证法漫谈(二)

来源: 万小龙 更新于: 2020-06-18 11:05:41

    武汉、北京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与反复,再次警示我们,城区常住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超大城市,面临着日益凸显的“大城市病”,包括地面沉降、极端条件环境下城市灾害频发、交通拥堵、能源短缺、公共基础设施管理维护困难、公共安全政出多门、公共环境卫生投入不足,等等。现实一再告诉我们,超大城市的发展扩张有其极限。从长远看,教育引导高校毕业生和各类人才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是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治本之策。

    然而现实中,一些年轻干部身在西老革,心在北上广;人到西老革,志在北上广,静不下心,沉不住气,个别年轻干部的表现甚至辜负了把他们当作宝贝引来的西老革地区各级组织和用人单位的殷切期望,寒了他们心。甘肃省某陕甘边革命老区市2012年引进北大、清华选调生14人,到2014年,只剩2人在岗,其余12人全部通过调动、考博或辞职离开了老区,奔赴了北上广。

    一位老组工干部总结了“四重境界”说,来解释高学历人才选择到西老革地区工作的初心。

    第一重境界,我名校毕业,放弃北上广的繁华,选择到西老革地区工作,你就要给我位子、房子、票子,有的甚至还要组织上解决配偶、情侣的工作、身份、待遇,你不给,或者给不到位,我就走人,这就走掉了50%。

    第二重境界,我名校毕业,放弃北上广的繁华,选择到西老革地区工作,就是要证明我是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工作三四年,极少数人,证明成功了;大多数人,并没有机会去证明什么,特别是作为公务员,许多工作,北大、清华毕业生做,与普通二本、三本毕业生做,短期内并看不出什么高低优劣。这些没有证明成功的人,不少怀着伤心失望的心情,离开了西老革,返回了北上广,这就又走掉了30%。

    第三种境界,我名校毕业,放弃北上广的繁华,选择到西老革地区工作,就是要证明我是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工作三四年,乃至七八年,泯然众人,平平无奇,这不是我的问题,怪就怪组织上没有及时把我用到重要部门、关键岗位,如果某年就给我任了某个职位,现在我的素质、能力、水平不至于这样。他们总是这样想,这样说,变得牢骚满腹、怪话连篇,这就又有至少10%的人才最终因为不能正确看待组织、他人和自己,沉陷于牢骚和抱怨,而难堪大用。

    第四重境界,我名校毕业,放弃北上广的繁华,选择到西老革地区工作,就是要证明我是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工作三四年,乃至七八年,吃了一些苦,作了一些工作,逐渐认识到学历高不必然代表水平高能力高,念书好不必然代表党性好工作好,但是因为我选择了西老革地区,勤勤恳恳工作,兢兢业业付出,组织上还是给予了我相当的培养和关心,逐渐学会正确看待组织,正确看待他人,正确看待工作,正确看待自己,逐渐练就了一颗平常心,成为了一个道地的西老革人。名校毕业,选择到西老革地区工作的年轻干部中,最终达到第四重境界,能够扑下身子为西老革地区的发展奉献青春、智慧、力量,做出真正贡献的,只有这剩下的10%。

    刘克庄在一阕《玉楼春》里写道“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溪桥畔泪”。是的,北上广有长年轰鸣的地下铁、四季不断的艺术展、将来子女有望就读的重点中学、父母可以获得的高端医疗资源。可是,如果人人都志在北上广,谁来经营、发展我们广袤无边的西老革地区?没有西老革地区的繁荣,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能实现吗?1847年,美国报业巨子霍勒斯·格里利在他的《纽约论坛报》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号召:“青年人,到西部去!”仿佛一声号角,“西进运动”从此风风火火,世纪狂飙般席卷美利坚。荒湮蔓草间神奇地崛起了太阳城、好莱坞,经济重心成功西移。商品社会,市场经济,理想信念而外还要注重运用另一样能够让人们行动起来的东西,那就是利益。“西进运动”为什么会成功?因为林肯总统颁布了《宅地法》。人们记住格里利不光是因为他那句响亮的口号,更因为他极力推动了《宅地法》的颁布。如果能使选择到西老革地区工作的年轻干部在随后的五年、十年里,比留在北上广的同学生活更优越、发展进步更快,相信不光是籍贯在西老革的人才们会大批回家,就是籍贯是北上广的青年才俊,也会有人带着“西部梦”上路。

    北上广有灯,西老革有梦,那是国家的梦、民族的梦、时代的梦,也是党和人民的梦。选择在西老革地区奋斗的广大年轻干部要端正思想态度,尽快达到“第四重境界”,读懂看透北上广与西老革之间的辩证法,只有这样,才能持续健康成长,在为党和国家建功立业的过程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理想。

01007016004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129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