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组工网首页 >正文

中心即边缘,边缘即中心——年轻干部持续健康成长辩证法漫谈(一)

来源: 万小龙 更新于: 2020-05-12 16:49:31

    在燕园读书时,新闻采访课的学期作业是采访一位北京大学的知名女教授。老师拿出了一份40多人的北大知名女教授名单,笔者选择了中文系比较文学研究所的著名女学者戴锦华教授。为了做好采访提纲,不说外行话,笔者旁听了戴锦华老师一学期的课程,每晚在宿舍,一本一本读戴老师的著作,《镜与世俗神话》《镜城》《犹在镜中》《隐形书写》《雾中风景》,等等。戴老师的课很受欢迎,位子不够,教室里站满了人,连门外都有人站着听。戴老师不修边幅,课间在楼道里边抽烟边回答问题,与学生们交流,旁若无人,十分潇洒。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著作中,戴老师都妙语连珠,有些话给笔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至今记忆犹新。譬如,在《镜与世俗神话》的后记中,她写道:“在我不足道的个人生命中,那是静谧或落寞的年头。彼时,我年及而立,初为人妇,在‘拥有整个世界的快乐’中,看淡了窗外的林林总总,相信‘不论天下如何,总有一个角落,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又譬如,采访时,她意味深长地告诉笔者,边缘即中心,中心即边缘。

    从燕园毕业,在党委部门做了十几年螺丝钉。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坚持思想建党、组织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集中整饬党风,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抓思想从严,抓管党从严,抓执纪从严,抓治吏从严,抓作风从严,抓反腐从严,严厉惩治腐败,不少曾经如雷贯耳的领导干部、暗暗羡慕的年轻干部纷纷落马。比如,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博士高官牛向东,32岁就任兰州市市长助理的陶军锋,34岁即任兰州市委副秘书长的金晋哲,44岁任甘肃省委副秘书长的唐兴和,“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些曾经组织上精心培养、社会上广受关注的年轻干部之所以身陷囹圄,除了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背弃党的信仰,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理想信念丧失,价值观念扭曲,个人私欲膨胀,道德底线丧失而外,成长过程太过“一帆风顺”,没有在弱势单位、边缘部门工作的经历,没有长期坐过“冷板凳”,也是一条重要的原因。

    年轻干部健康成长,要正确看待“中心”。毋庸讳言,就工作业务性质、内容而言,体制内的确有“中心”和“边缘”的客观分野。俗语说,要当官,两办组纪宣。党委办公厅、政府办公厅、组织部、纪委监委、宣传部等单位部门,是重要的政治机关、职能部门,年轻干部在这些单位部门工作,视野开阔,锻炼充分,经历更多,机会也多。政府口上财政、发改、自然资源、交通、人社、水利、教育、住建、工信等委办厅局,项目多、资金量大、管理着事关民生福祉的衣食住行,年轻干部在这些单位部门,同样容易年纪轻轻而“大权在握”。即使是在同一单位,不同的处室、岗位之间,也有“中心”“边缘”之分。正是因为客观上存在着这些区分,许多年轻干部工作时间不长,就一门心思想进入这些所谓的核心部门、重要岗位。由于没有在“边缘”部门、冷门岗位上锻炼过,他们往往心浮气躁、眼高手低,一旦到了重要岗位,很快容易变得架口大、胆子大、期望值高、缺乏感恩之心、敬畏之心,变成不思为民办实事,一心只想往上爬的“官油子”,出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语重心长地说,泰山半腰有一段平路叫“快活三里”,一些人爬累了,喜欢在此歇脚。然而,挑山工一般不在此就留,因为休息时间长了,腿就会“发懒”,再上“十八盘”就更困难。年轻干部持续健康成长,就是登泰山,何止“十八盘”?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一坡更比一坡陡,要始终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早早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所谓核心部门、重要岗位“快活三里”,没几年就会丧失初心,丢掉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定力和勇气,变成材质疏松的速生树,不但做不了扁担,还会把担子挑翻,在大浪淘沙中逐渐从“中心”退到“边缘”。

    年轻干部健康成长,要正确看待“边缘”。笔者的一位同事,曾经从事十年的领导干部境外培训工作。领导干部境外培训,是干部教育培训工作中一个十分“冷僻”的业务,许多老干教办了一辈子班,但没有办过一期境外培训班。过去举办一期境外培训班,要找财政厅批经费、批外汇额度,找国家外专局、省外专局批审核件,找外办批因公出国境任务、批公务护照、批签证,有些国家还要到大使馆组织面签、采集指纹,程序十分繁杂。门难进遇到过,脸难看看到过,事难办经历过,几十人的培训班在机场,出国航班突然临时取消的突发事件发生过。虽然十分艰辛,可境外培训毕竟只是干部教育培训工作中不起眼的一小部分,干部教育培训工作整体又只是干部工作教育、培训、选拔、考核、监督中的一部分。每年部机关工作总结,领导干部境外培训工作最多只有一句话。这只有一句话的“冷门业务”,这位同事干了十年。后来,这位同事又去离兰近600公里的环县木钵镇高寨村任职,更加远离部机关,远离“中心”。有一次谈天,这位同事对笔者说,组织委以重任就拼命干,暂时没有委以重任就好好读书。他在工作之余在读博士研究生、写论文,先后在CSSCI刊物和省级理论刊物上发表论文七八篇,博士论文获得了中央部委全国一等奖。十年间,笔者也看到一些刚入行就进入核心部门、重要岗位的年轻干部,没有充分利用岗位优势、精力优势、时间优势,放松了学习,个别人沉湎于游戏、恋爱,甚至打牌、喝酒。有的这山望着那山高,觉得单位“庙小”了,岗位“屈才”了,十年调换了三四个单位,看上去“经历丰富”,其实始终未能成为一项业务的行家里手。年轻干部身在“边缘”,要想着“中心”,加强学习,积累经验,沉下心来干工作,心无旁骛钻业务,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为而不争,劳而不怨,乘着年轻精力好、时间多,努力学习党的理论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党的革命历史和优良传统,惟其如此,才能做好逐渐从“边缘”到“中心”的各方面准备。

    其实,只要兢兢业业,克己奉公,做好本职工作,即是此心安处,又何必在意什么“边缘”与“中心”?再回头,想想戴锦华老师的谆谆教诲,正是中心即边缘,边缘即中心。

01007016004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975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