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西路军左支队在肃北草原上
2018-02-11 08:46:57  来源: 酒泉党史网

    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经过长途的跋涉,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于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二日,在甘肃省会宁县胜利会师。会师后的四方面军,奉命执行中央的《宁夏战役计划》,于十月二十六日在甘肃省靖远县河包口(虎豹口)渡河北进,待机策应一方面军西渡,共取宁夏。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日,中央及军委命令强渡过黄河的三十军,九军,五军及四方面军总部共二万一千八百人,组成西路军。

    西路军组成后,又在中央打通新疆,在河西建立根据地的指示下,放弃北进,挥戈西征。

    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优势顽强之敌骑兵、步兵、民团进行了四个来月的浴血奋战杀得敌军横尸遍野,扩大了党和红军的影响对争取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推动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实有不可估量的贡献。但是,因敌众我寡等因,西路军在河西走廊蒙受了重大损失。

    一九三七年三月十一日,西路军余部从甘肃省临泽县以南的三道流沟突围后,由梨园口进入祁连山。十四日在石窝山上,利用战斗间隙,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举行了会议决定徐向前、陈昌浩东返延安向中央汇报;军政委员会改称工作委员会;余部三千来人编三个支队、分散游击,以待中央指示。

    李先念,李卓然,程世才等领导的左支队,游击到托来山时,于三月二十三日得到了中央视情况可向新疆或内蒙转移的电示。

    经与敌人激战,同风雪搏斗、和饥饿抗争月余的左支队千余人,擎着被战火烧得残缺不全、被革命先烈鲜血凝得更红的旗帜,谈论着出山、进疆的憧憬,跨过托来河、翻越托来南山,进入疏勒河,顺流而下,经扎尔马格等地,四月中旬到盐池湾的考克赛。

    黄火青、曾传六带领十几名先遣队员,到考克赛观察地形。确定部队宿营地后,发现当地有新过的畜群踪迹,便同向导等人到考克赛寻找群众打探情况。走了几十里路,见一壮年汉子在支撑蒙古包,周围还有很多牲畜。便策马向那壮年汉子奔去。

    壮年汉子见骑马持枪的十来个人向他奔来,即使家属领上大的孩子上山躲避自己放下手中活,忙将小的孩子驮上马,也往山上逃跑黄火青和向导纵马跃至壮年汉子前说,老乡、别怕。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是抗日救国的军队,是为全中国劳苦大众服务的。我们要到安西去,请你到我们的宿营地,谈谈你知道的情况,好吗?壮年汉子因受反动派的欺骗宣传,对红军存有戒心,对黄火青的问话,假装不懂,颤颤惊惊。摇头摆手地说:比,卖地克拐(我不懂)。裕固族向导用蒙古话说:老哥要怕,他们是从太平世界来的,是打马步芳军队的,和我们是一家人…。壮年汉子听了来人说的话,又见其他人不占蒙古包、不上山抓人,在离房子很远的地方站着,认定红军是好人,紧张的精神松驰了下来,消除了戒心。开口说:老爷、我叫诺尔布藏木,请走房子上喝茶,黄火青爽朗地一笑,说:我们中国工农红军,官兵一致,不兴叫长官、老爷的,咱们互称同志好了。不过,我们的大部队几天来没吃上饭,你们运来粮食不容易,我们不要,我们要你们供给牛羊充饥。军务在急,请你放下小孩,随我们赶上牛羊走吧。

    诺尔布藏木来到大部队宿营地,见衣衫槛褛、眸子有神的红军战士们,向他招手致意,“长官”们笑脸相迎,和气地问长道短,同情之心油然而生。黄火青同志见诺尔布藏木的情态起了变化,接着问:我们提的请求,你能办到吗?诺尔布藏木高兴地说:既然红军是打马步芳的,和我们是一家人,我可以给你们带路我们的牛羊你们可以食用。红军首长说:谢谢你,望你多帮忙了。

    西山顶上的太阳,逐渐消失了,天空呈现出一片单调的;深蓝色。东山上的新月,向大地投下淡淡的银光,增加了山间的凉意,营火旁的指战员和诺尔布藏木,似蜂酿蜜般的忙碌着,战士宰牛杀羊,磨刀擦枪;报务员摇机发报,向党中央汇报,医务人员为伤病员包扎伤口,讲解防冻事项,指挥员根据诺尔布藏木提供的情况,研究来日行军计划。

    启明星赶走了黎明前的黑暗,带来了新鲜幽丽的晨曦,使人们感到一种甜美的倦意;忙碌了一夜未眠的指战员们,在晨光照射下,依石傍草、铺盖着牛羊皮进入多日未有的梦乡。酣睡过的同志们,则为星夜前的行军做着各种准备:有的在捆垛子,有的缀衣补鞋,有的煮肉烧水,有的在牵马赶牛…。干部在随风舞动的草地上,向战士们讲述左支队出祁连山后的前途。制高点上的哨兵,机警的观察着四方,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在考克赛休整两天一夜的左支队,在四月十六日(推算日期)白日依山尽之时,带着诺尔布藏木几家奉送的肉食和骑乘,由诺尔布藏木引路,头顶苍白色的天空,脚踩洒满月光的大地瞧着闪烁光辉的北极星,浩浩荡荡、秩序井然的告别了考克赛,随着汹涌澎湃的疏勒河水,向新的目的地挺进!

    左支队离开考克赛后,经五昼夜的趱行,过两岸陡峭的疏勒河峡谷、荆棘丛生的查干布尔嘎斯、水气腾腾的野马河滩、银装素裹的公岔大坂、气冲霄汉的大公岔口。于四月二十一日到达水草丰美的石包城盆地。

    石包城盆地,有残存的古石城、土堡建筑和近代修建的白泥土房。散居着十来户蒙汉牧民和几户行商,群众将古石建筑称石包城。

    左支队在黄昏时进入石包城后,认为地形很好。有战斗之依托物,有可供战士洗涤的榆林河水和筹集部分粮秣的民家,便决定在这里休整两三天,积蓄新的拼搏力量。

    左支队在石包城休息的两天里,支队工委开会研究了攻打安西县城的问题。后勤人员给当地牧民和行商讲解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的主张。向当地行商购买了粮食、盐巴和牛羊。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左支队又在诺尔布藏木的引导下,从石包城出发,经一夜急行军于二十四日清晨平安的出了祁连山,到了阳光普照、暖风拂面的戈壁绿州--榆林窟毗邻的蘑菇台。

    诺尔布藏木,从安西县境内的蘑菇台返回时,有一位负责同志说:谢谢你,我们一连九天没出事(指没和敌军遭遇、没走错路),这全是你的功劳呀。这三个大元宝,三两五钱黄金作为我们食用你们几家牛羊的代价。这一支枪、一匹马送给你,作为留念。为防止碰上马家军,不要从原路返回,要另寻径道。诺尔布藏木躬身接赉后说:祝你们一路平安,盼你们再到我们家乡来!

    住牧在考克赛的牧民们,听了诺尔布藏木到家后的宣传、见了诺尔布藏木带回的金银,信服了共产党抗日的主张,把自己的解放,民族的平等寄托在红军身上。因而,就在佛爷像前为西进的红军祈福免灾,又冒着生命危险和进山搜索遗落红军的马步芳军队周旋,营救下三个遗落红军战士:(其中一个是营长)。这三个人,解放后都又参加了革命工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新牧区添砖加瓦做出了新的贡献。

Copyright © 2009-2012 gsz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由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主办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办公室、新华网甘肃频道建设维护
陇ICP备08000837号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
01007016004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400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