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酒泉迎解放古城庆新生
2018-02-08 08:55:40  来源: 酒泉党史网

    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是丝路明珠、河西重镇--酒泉解放纪念日。酒泉的解放,结束了国民党对甘肃的反动统治,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保住西北,连接西南”,作为最后反革命基地的迷梦。为胜利进军新疆,解放全中国铺平了道路。

    风卷残云,解放大军挺进河西

    一九四六年,我人民解放军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为粉碎蒋介石的进攻,争取解放全中国英勇奋战,仅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就由战略防御、战略进攻转入战略决战阶段。通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消灭了国民党军精锐部队的大部,使反动派一撅不振。西北战场的形势也发生了根本变化。一九四七年,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的统帅和指挥下,发扬艰苦奋斗,英勇作战的精神,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敌人对陕甘宁解放区的重点进攻。一九四九年二月,西北野战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揭开了解放大西北的序幕。继扶眉战役和陇东大捷之后,一九四九年八月二十六日,人民解放军经过艰苦战斗攻克兰州,歼灭了西北地区敌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青马主力,宣告了西北战场最后决战的胜利。至此,国民党在西北的主力土崩瓦解了。兰州解放之际,国民党西北长官公署代理副长官刘任看到大势不妙,遂率九十一军军长黄祖勋和一百二十军军长周嘉彬及其残兵败将,沿甘新公路仓惶西逃,企图盘踞张掖、酒泉等地,妄想与国民党新疆部队遥相呼应,苟延残喘,垂死挣扎,阻止我解放大军西进。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为了彻底,干净地消灭敌人,我第一野战军左,中两路大军从兰州出发乘胜向西追击残敌。二兵团于九月三日解放永登。十四日解放古浪,十六日解放武威。一兵团于九月十七日从西宁北出祁连山扁都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河西,截断了敌人的逃路。我军所到之处,敌人纷纷缴械投降。十七、十九、二十、二十一日四天,相继解放了民乐,山丹、张掖和临泽。至此,解放军左、中两路大军在张掖胜利会师,形成了对酒泉守敌的强大压力。

    兵临城下,酒泉敌伪惶惶不可终日

    兰州战役的胜利和人民解放军挺进河西的喜讯很快传到了酒泉,给渴望光明、期待解放的酒泉人民带来了巨大的鼓舞,使他们更加充满了迎接解放的信心。“三民主义快完了,黑狗子下磨盘了”,街头巷尾,学生、群众,互相传说,议论纷纷。这时,国民党逃到酒泉的军政要员,更是惊恐万状,惶惶不可终日。九月中旬,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下令所有学校全部停课。同时,加强了城内警戒,大肆进行反共宣传,到处散布流言蜚语,说什么“共产党来了,就要共产共妻”,“共产党见到留头发的知识分子就要杀头”等等,妄图以谣言惑众,愚弄人心,控制舆论。九月二十二日,西北长官公署副长官兼参谋长刘任、一百二十军军长周嘉彬、长官公署政工处长上官业佑、骑兵学校校长胡兢先等人,看到我解放大军即将兵临城下,自己的反革命阵营即将崩溃,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便从酒泉乘飞机仓惶逃往重庆。国民党在酒泉的伪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酒泉县政府一应机构也已名存实亡。伪专员王维墉、伪县长喻大镛、县参议长刘廷铎、国民党酒泉县党部书记长胡敬业等人狼狈西逃。由兰州溃逃到酒泉的伪省政府秘书长、代省主席丁宜中偕同民政厅长马继周、财政厅长寇永吉、建设厅长骆力学、教育厅长宋恪等人也由酒泉逃往哈密。留守在酒泉的国民党敌军,一面组织特务大肆进行暗杀活动,一面四处呜枪放火,扰乱破坏社会秩序。城乡到处是散兵溃匪,他们烧杀掠抢,敲诈勒索,奸淫妇女,为所欲为。居民百姓,关门闭户;商人富豪,东藏西躲、处于群龙无首之中的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把酒泉搞得混乱不堪。

    大势所趋,将军率部起义

    九月二十三日,我人民解放军开始向高台、酒泉方向挺进。在我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新疆警备司令兼河西警备总部司令陶峙岳深感大势已去,只有接受我党和谈的条件,归向人民,才是唯一的出路,便派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为代表,前来酒泉与我军谈判。同日,陶峙岳给驻酒泉的西北长官公署打来电话,通知准备起义各部原地待命,不得擅自行动。此时,我西进人民解放军已派二军五师副参谋长刘振世(原刘戡邦参谋长)为代表,持一兵团王震司令员的信来到高台。西北军政长官公暑副参谋长彭铭鼎(系刘振世故交)得知消息后,当即乘车赶到高台以西约八十余里的一个村庄与刘振世见面,商议和谈、起义事宜。尔后,彭铭鼎赶回酒泉,立即在肃园街河西警备总部由汤祖坛主持召集部分将校级军官举行秘密会议,准备起义。对待起义,国民党军政要员意见分歧,心地各异。酒泉的大部分伪军都愿意起义投诚,而九十一军军长黄祖勋却坚持反动立场,纵火烧了直东会馆军用仓库,然后带领残部入祁连山逃走;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月翔等则千方百计想维持河西反动统治局面。就在这关键时刻,陶峙岳派出的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从新疆来到酒泉,传达了新疆警备总司令部与酒泉河西警备总部一起起义,弃暗投明的决定,晓以大义,指出大势所趋,取得了统一意见。九月二十四日晚九时许,彭铭鼎陪同解放军代表刘振世来到河西警备总部,召开起义通电签名会议。由彭铭鼎、彭月翔和秦怀玺起草了电文,当场宣读之后,以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河西警备总部司令、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及国民党第八补给区中将司令曾震五领衔,汤祖坛(河西警备总部参谋长)、彭铭鼎、彭月翔(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参谋长)、沈芝生(二四六师少将师长)、郑壮怀(九十一军少将参谋长)、曹叔希(宪兵十六团上校团长)也当场签了名。不在场的刘漫天(二四五师师长),田子梅(二三一师师长)、李焕南(一七三师师长),由彭铭鼎分别从电话中联系代签。九月二十四日夜十二时,起义电文正式发出。电文内容如下:“兰州人民解放军并致彭副总司令钧鉴:抗日八年,继以内战,人苦兵劫,渴望和平。峙岳等为革命大义,我西北诸袍泽亟应表明态度,正式宣布与广州政府断绝关系,归向人民民主阵营,在中央人民政府未成立前接受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之领导。谨此电达。陶峙岳、曾震五、汤祖坛、沈芝生、刘漫天、郑壮怀、李焕南、彭铭鼎、彭月翔、田子梅、曹叔希叩申敬印。”起义通电发出后.当即收到了彭德怀副总司令从兰州发来的复电:“迪化陶峙岳将军勋鉴!敬,有两电均悉。将军等率部起义,脱离反动阵营,甚为欣慰。甚望坚持进步,彻底改造部队,为共同建设各民族人民的新新疆而奋斗。彭德怀申寝。”

    至此,陶峙岳将军等所属部队三万八千余人全部起义,酒泉宣告和平解放。为防止有不遵守约束的部队西窜,汤祖坛还派兵扼守嘉峪关,对稳定酒泉局势起了一定作用。

    欢庆解放,酒泉人民喜气洋洋

    当和平起义已成定局时,酒泉各界人士欢欣鼓舞,以各种方式准备迎接解放军的到来。

    九月二十五日晨九时,解放军代表刘振世陪同先头部队的首长,乘车来到酒泉。国民党起义将领彭铭鼎,彭月翔、汤祖坛、曹叔希、张焕棋等人出城迎候。我军先头部队全副武装,高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解放军进行曲》等歌曲,迈着矫健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的从南门进入市区,绕钟鼓楼向东西两大街行进。这时,街道两旁,人山人海,站满了欢迎的群众。有的人挥动红旗,有的人鸣放鞭炮,欢呼声、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欢迎劳苦功高的郭军长”,“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等大幅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解放军宣传队也在大街上开展了宣传活动。一时之间,全城都沸腾了,各族人民群众奔走相告,欢庆解放。

    解放军先头部队入城后,由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铭鼎接待安排了驻地等事宜,并派车接迎后续部队。下午二时,伪联勤总部辎汽第三、五、十三团的二百多名工人,也开出一百余辆汽车,帮助解放军运送军用物资,载运我后续部队前来酒泉。他们不顾疲劳,昼夜不停地奔驰在甘新公路上,工人杜浩指着一长列奔驰的美造十轮卡车自豪地笑着说:“美帝国主义有什么了不起,他不过是解放军的运输大队而已。”

    九月二十七日,解放军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第二兵团司令员许光达等领导人来到酒泉。二十八日,王震、许光达两司令员召集在酒泉起义的一部分官兵开座谈会,并对在起义中起了主导和积极作用的彭铭鼎等官员进行了嘉奖,还与近百名起义投诚人员一起聚餐、联欢。

    随后,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由兰州乘飞机来到酒泉。陶峙岳将军也从新疆来到酒泉和彭德怀司令员见面。酒泉城内小校场召开了庆祝和平解放大会。酒泉六十多名回,维代表,由张新民、马如龙(回),则利(维)诸先生率领,向第一野战军彭司令员敬献了用回、汉文写着“人民救星”的鲜红锦旗一面。张新民代表在讲话时激动地说:“过去,我们回,维同胞深受压迫,特别是近二十年来,马家军惨无人道的屠杀,弄得我们生活不下去。现在解放了,我们一定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各民族团结起来,为建设人民的新中国而努力”。彭德怀司令员也向他们致以深深的谢意,并且说明了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民主政策,号召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建设新中国。最后,全体代表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彭司令员也高呼“劳苦大众万岁!’’‘‘各民族团结万岁!”

    从此,酒泉的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封建割据军阀称霸,百姓涂炭的黑暗时代彻底结束了。酒泉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开始当家做主,阔步前进在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

Copyright © 2009-2012 gsz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由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主办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办公室、新华网甘肃频道建设维护
陇ICP备08000837号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
01007016004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385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