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于发展村级互助资金加强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调查研究
2017-05-10 09:40:28  来源: 甘肃省委组织部

    兰州市广大基层党组织积极顺应服务型基层党组织建设的新形势,着眼建设“服务型党组织、为民型干部、富民型党员”,在总结榆中县中连川乡中连川村扶贫互助资金工作经验的基础上,把“支部+协会”村级发展互助资金运行模式作为农村党建工作的抓手,在120个村开展了“支部+协会”村级发展互助资金试点工作,搭建了农村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发挥作用的新平台,增强了农民发家致富的信心,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初步构建了村党组织牵头领导、村“两委”班子齐抓共管、党员干部和致富能人积极带头、广大农民群众广泛参与的农村党建工作新格局。

    一、存在的问题

    实践证明,“支部+协会”村级发展互助资金,让群众想发展贷款难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为产业扶贫注入了动力;让党支部服务群众缺乏平台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使党建工作和农村发展的融合度更高了;让一家一户单打独斗搞发展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守望相助、邻里相亲的氛围更浓厚了。但互助资金的试点运行中也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和矛盾,这些问题将制约着互助资金的进一步发展和壮大,如何破解这些矛盾,更值得深思。

    一是上级党组织重视与基层干部认识之间的矛盾。开展互助资金试点,市、县、乡三级党组织高度重视,全力推进,但是仍然有少数村干部对互助资金对于推动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意义认识不到位,在借助互助资金完善服务手段、发挥服务作用方面思考不多、探索不多。有个别还认为互助资金与党组织工作关系不大,认为互助资金发放有风险,担心少数困难群众到期赖账不还款,怕追究自己的责任,存在着不积极作为、慢作为的现象。

    二是资金总额和借款周期与群众需求之间的矛盾。大多数村特别是人口大村、经济相对发达的村,村干部普遍反映50万元额度的互助资金总量偏少,大多数群众因资金少而无法借款,供需矛盾仍显突出。而且根据互助资金试点运行的要求,项目借款周期一般在1年,最长不能超过2年,然而从实际情况看,诸如养牛、林果等种养项目的生产周期一般都需要一年以上,有些项目的生产周期甚至更长,互助资金无法与投资的生产项目实现衔接。

    三是落实上级要求与基层缺少工作支持之间的矛盾。由于各县区在试点过程中没有拨付专项经费,但是这项工作又要推进,所以协会组建所产生的费用(达1000元左右)暂由村上垫付,村干部组织群众到县城办事所产生的交通费等也多为村干部个人垫付,村干部对此有责任、无报酬、无经费的工作也有意见。

    四是其他支农金融政策与互助资金运行之间的矛盾。随着近年对贫困村金融支持的力度逐步加大,各种支农金融政策也趋于多元,比如农村妇女小额贷款、“双联”贷款,精准扶贫贷款,这些贷款大部分都金额高(5万以上)、周期长,覆盖面广,有些还不要任何担保手续,这对互助资金的发展来说,是比较大的冲击。互助资金最高贷款金额2万元,最长两年,还有担保手续,还有少量的使用费,相对来说处于劣势,相比之下群众更愿意借其他贷款。

    二、对策建议

    村级发展互助资金为农村基层党组织服务发展、服务群众搭建了新的平台,把这一平台完善好、利用好,基层党组织凝聚力和战斗力将会越来越强。笔者认为,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完善和规范互助资金的运行,以更好地助力农村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

    (一)要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努力做大互助资金总量。目前兰州市互助资金融资渠道主要为银行贷款,从长远来看,随着互助资金规模的扩大,后续财政贴息压力逐年加大,只依靠贷款融资不利于互助资金的健康持续发展。应探索建立和积极引导其他支农资金,定点帮扶单位帮扶资金,社会各界帮扶资金参与互助资金机制,切实为农民群众更好地发展生产、实现增收致富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一是要对每年全市各级各部门涉农资金、中央和省市扶贫资金进行整合,并将其资金注入互助资金协会。二是要学习借鉴临夏州发动企业支持互助社的做法,充分发挥统战部门、市国资委党委和市非公企业党工委的作用,发动各类企业向互助资金协会注资。三是要抓住“双联”行动中的有利时机,争取联村部门的资金支持,不断扩大资金规模和覆盖面。

    (二)要因村制宜分配资金,确保资金发挥作用。目前兰州市对互助资金的分配是每个试点村50万元,前面也提到在试点中有些人口多的大村就反映明显资金不够用,因此在资金分配上,建议市上不再做平均分配,也不限定每村资金额度,在互助资金总量不变的情况下,由县区按照各村农户的实际需求进行灵活分配(大村多一些、小村少一些)。另外,由于省上精准扶贫贷款覆盖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村,而且这项贷款资金量大,基本能惠及所有贫困群众,因此建议调整互助资金的投放重点,对于贫困村,要根据农户需要投放资金,把资金更多的投向非贫困村的相对贫困农户,避免资金重复投放和浪费,也保证互助资金能够发挥更大作用。

    (三)要着眼精准扶贫优化帮带模式,更多惠及贫困群众。开展“支部+协会”村级发展互助资金工作的目的,就是为村党组织发挥作用创造条件,使村级党组织在服务群众、服务发展中建功立业,巩固领导核心地位。在互助资金运行过程中,虽然各试点村都结成了由“1-2名党员或致富带头人+3至5户贫困户”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互助联保小组,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也有很多特别贫困的群众并没有加入协会,有些就算加入了,因为还款能力差、劳动能力差等问题,协会也不敢给放款,这部分人借款仍然是个问题。因此,必须进一步完善帮带模式,确保覆盖所有贫困农户。在这一点上,建议借鉴一下其他扶贫贷款的帮带模式,如龙头企业带动模式:针对无力经营但又有贷款意愿的贫困户,采取“农户贷款、带资入股、就业分红”的形式,通过签订协议等形式,把优惠贷款投放到龙头企业,按比例分红,包盈不包亏,并在企业务工,从而带动贫困户增收致富。再比如合作社或能人带动模式,对有贷款意愿,但经营能力较弱、需要帮助发展的贫困户,采取“农户贷款、带资入社、按股分红”方式,把优惠贷款发放到专业合作社,带动贫困户发展生产、参与分配。因此乡村党组织要在如何利用互助资金扶贫助困上多动脑筋,探索多种帮带模式,充分利用好互助资金这一平台,在生产发展第一线充分发挥服务作用。

    (四)要改进管理模式,切实保证资金安全。目前兰州市互助资金工作主要依靠组织部门负责贷款前期协调、贷中指导和贷后管理,从管理职能上说,有些业务组织部门并不内行,虽然市、县都成立了互助资金协调办公室,但从实际来看,所有宏观的、具体的工作都落在了组织部门一家身上,其他部门基本不发挥作用。由于组织部门平时自身业务量就已经很繁重,互助资金的日常管理工作又非常细致、具体、琐碎,若互助资金工作完全由组织部门一家负责,组织部门将不堪重负,从长远来讲,互助资金工作也难出成效。所以在组织架构上,兰州市应当借鉴临夏州州、县、乡、村四级分设、相互衔接、金字塔式的组织架构,这样更有利于工作部署和工作信息的上传下达,更有利于资金的监管和风险防控。这一架构模式可以设置为:全市村级发展互助资金试点工作由市委组织部牵头负总责,成立协调办公室,负责指导互助协会的工作;在市扶贫办设立村级产业发展互助协会总会,负责全市互助协会政府投入资金的筹措、注入和监管工作;在县(区)扶贫办设立村级产业发展互助协会分会,负责互助协会跟进企业和社会募集资金的注入;在乡(镇)成立由党委、政府、人大主席团等组成的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监督管理委员会,负责借款对象的审核把关、借款发放回收、用途监管;在乡(镇)财政所设立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管理站,负责村级互助社资金的日常运行管理。

    (五)要注重加强能力建设,促进互助资金管理专业化。所谓能力建设包括互助社管理人员和互助社普通社员两个层面,这两个层面的能力建设主要是通过培训这一途径来实现。应定期开展对互助社管理人员的培训,不断提高他们的管理能力、水平,使其更好地了解和掌握互助社的章程、制度及操作程序,熟练进行账务处理和监督。同时,要督促村互助合作社开展对普通社员的培训,使互助社社员能更熟悉和了解互助社的章程、规章制度以及互助资金的运作程序。此外,应考虑在县一级组建专业的管理机构,选调专业人员,专门负责村级管理人员的培训、业务指导、日常监管等工作,以实现互助资金管理的专业化。

    

Copyright © 2009-2012 gsz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由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主办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办公室、新华网甘肃频道建设维护
陇ICP备08000837号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
010070160040000000000000011110551120947564